咨询电话:
大型活动
更多>> 精彩照片
更多>> 新闻资讯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央视动态
返回上一页
沙桐:跟“5”一起跑
发布时间:2013-06-13 来源:  标签: 


  ■ 本报记者 王 军 ■
他1990年大学毕业,因实习时表现优异而走进了中央电视台,来到了当时的体育部;1995年,作为国内创办最早、规模最大、拥有世界众多顶级赛事国内独家报道权的央视体育频道(CCTV-5)创建,他又有幸成为其中一员。可以说,这位体育频道“元老级”人物的事业轨迹与体育频道一起成长壮大。巧合的是,日前,他又和同事一起推出了名为“跟‘5’一起跑”的公益活动,用他的话说,“在奔跑中发现自己,完善自己。”他就是央视体育频道播音组组长沙桐。
{一} 话剧梦
别看现在沙桐在主持人播音员的位置上做得风生水起,主持过《赛车时代》、《北京2008》、《F1直播》、《城市之间》等诸多栏目,主播过《体育新闻》、《体育大世界》、《中国体育》、《世界体育报道》、《体育世界》,出任过2006年多哈亚运会前方演播室总主持人、北京奥运会奥运频道的总主持人,解说过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但他从小的梦想却是当一名演员。故事还得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
沙桐从小是在郑州市话剧团长大的,爸爸是市话剧团的演员,妈妈是京剧团的演员,由于当时家里条件有限,就没有上幼儿园,所以那时他不是跟爸爸上班,就是妈妈把他带到京剧团。不过,与许多孩子不同的是,跟大人上班并没让沙桐感觉不自在,反而能自娱自乐,道具间就成了他进剧团后第一个“杀”向的地方。因为当时团里排练的都是样板戏,少不了刀枪剑戟,男孩子或多或少都对枪感兴趣,这里自然就成了沙桐的乐园,找把枪别在腰间,在剧团里晃来晃去,倒也威风神气。
玩累了,他就坐在侧幕条边儿上看大人们排练,“现在剧场的大幕布都是电动的,一按电钮便自动开关,那时候不一样,得靠人力去拉。我就拿个小板凳坐在拉大幕的粗绳子旁边,看他们一次次连排、彩排,直至终演,以至于他们每个人的每句台词我都会背,所以我觉得自己今后当一名演员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这个“顺理成章”在高考前不得不做出改变,“上世纪80年代电视走进了家庭,这对戏剧的冲击特别大,费尽力气排的一出话剧,可能上座率还不到50%。剧团不能赔钱啊,之后郑州很多剧团就都解散了,其中就包括我爸所在的郑州市话剧团。所以当我想报考中戏和上戏时,爸爸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看现在我们搞话剧的已经这样了!现在广播电视发展很迅猛,尤其是电视,你还是搞电视吧。如果你非想做演员,在做了播音员、主持人以后,还会有机会啊,但是,你要是做了演员,就没有什么机会再做播音员、主持人了’。”父亲的这一席话终于说服了儿子,之后,北京广播学院的学生花名册上就多了一个“沙桐”的名字。
可即便如此,沙桐对儿时的梦想一直耿耿于怀,“这辈子一定要站在话剧的舞台上,哪怕只是一个很小的角色,但一定要有台词,能让我谢幕。”言语中透着一股期待与坚持。
{二} 奥运之旅
从1990年正式入职中央电视台开始,历届奥运会的报道工作,沙桐是一届也没落下,而在这些宝贵的经历中,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的那一幕至今回想起来,沙桐还是那么刻骨铭心。
1992年,刚刚结束在大庆采油二厂闭路电视台的锻炼、回到中央电视台还不到一年的沙桐便参与了巴塞罗那奥运会的报道工作。而对于这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儿,当时的体育部主任马国力就委以重任,出任直播节目《午间奥运报道》的主持人。不过说实话,在接到任务之后沙桐就再也没有睡过好觉,第一晚是因为兴奋,从第二晚开始便是紧张。
7月26日,《午间奥运报道》的第一期节目就要与观众见面了。离播出还有两个小时,沙桐就早早地来到了演播室,做好了一切准备,早饭没敢吃,防止嗓子干渴,泡了一大杯胖大海;开场白一周前就写好了,而且背得滚瓜烂熟。当导播问他是否紧张时,沙桐也是故作镇静地回一句,“这有什么好紧张的。”
眼看直播的时间将近,通过耳机,导播告诉沙桐:“片头后进演播室,5、4、3……”当导播念到“3”时,沙桐的脑子顿时“死机”了。但开弓没有回头箭,“观众朋友们,中午好!这里是《午间奥运报道》”,说完这句话,沙桐赶紧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稿子,只看了第一句,记忆的泉水便喷涌而出。
其实在播出前,沙桐就一直犹豫手里到底拿不拿稿子。拿吧,显得很不专业;不拿吧,心里又实在是没底。最后还是决定拿着稿子,不然的话手也不知道往哪儿放啊。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几十分钟的直播下来,沙桐的衬衫早已被汗水浸透。
之后,经过无数次的摸爬滚打,沙桐的业务水平是蒸蒸日上,2008年北京奥运会,他就出任了奥运频道(奥运期间,央视体育频道改名为奥运频道)的总主持人。在主持人的头衔前面加个“总”,从字面感觉这工作就不一般,“总主持人负责一天的串场,将一天比赛的日程、节目的安排、收视重点、产生金牌的项目、中国运动员夺金的可能性以及对手的情况都要在节目中见缝插针地介绍给观众。同时还要总结上一场的比赛,引出即将开始的赛事,与前方记者连线,把现场最鲜活的内容在节目中表现出来。”从沙桐的介绍中不难看出,他的工作非同一般。
而要想给别人一杯水,首先自己要有一桶水。为了在奥运期间能给观众一杯水,沙桐从2001年北京申奥开始,就一直参与对北京奥运会的报道,2002年7月13日,《北京2008》栏目开播,他就是主持人,几年来几乎每个月他都要到奥运的各个场馆去报道,从方案设计、评选、奠基开工、开始建设到最后的封顶他都全程记录,春节、中秋等假日,他都是和栏目组的同事在施工现场与建设者一起度过。这没让他觉得苦,反倒觉得奥运使他的生活更充实,并且这种经历也许今后将不会再有。
通过多年的奥运报道,也让沙桐对奥运有了更深一层的感悟,“奥运给了人们一个展示自我、展现民族精神、实现梦想的平台,无数人为了能站在这个舞台上而坚持不懈地努力着,所以不论是比赛的胜者还是败者,他们都是生命中的强者。”沙桐感慨地说道。
{三} 爱跑计划
从事了20来年的体育新闻工作,也参与了很多大赛、小赛的报道,但沙桐自觉还少些什么,不能仅停留在吸引观众看比赛,更应该带动他们身体力行地参与到体育锻炼中。恰巧2011年北京马拉松赛组委会希望推广马拉松,推广跑步这项运动,于是,机缘巧合,沙桐发起和创建了“C5爱跑团”,并与于嘉、魏晓南、张盛、朱晓琳等多位团员一起参加了2011年北京马拉松迷你赛段5公里的比赛。
本以为跑步很简单,5公里绝对是小菜一碟,但上场一比试,沙桐不禁大吃一惊,自己的身体怎么这么差啊?短短5公里的赛程居然要连跑带走的完成,这也太丢人了吧。于是,请教练,置装备,在北京亦庄某个小区里又多了一个奔跑的身影。
通过这两年的锻炼,沙桐不仅自己喜欢上了跑步这项运动,还带动了身边一大批同事朋友,很多人也将长跑融入到自己的生活中,“大家都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这项运动,给你举个简单的例子吧,一个很明显的变化,以前在办公室,经常能听到同事说自己又换了哪款哪款新手机,女同事说自己又买了一个新包,而现在议论得最多的是谁用的跑鞋有多好,才买的长跑服穿起来有多么舒服。”沙桐欣慰地介绍着。
如今,“C5爱跑团”已小有名气,在两年时间内参加了两次北京马拉松,一次厦门马拉松,一次重庆马拉松和一次扬州半程马拉松,并在扬州启动了“跟5一起跑”的主题活动。6月15日,兰州国际马拉松赛就将鸣枪开跑,“C5爱跑团”也将踏上新的征程。
{四} 乖女儿
2011年的秋天对于沙桐来说是值得纪念的一个季节,不仅诞生了“C5爱跑团”,女儿也呱呱坠地,所以“秋秋”就成了女儿的小名。这个小家伙的到来使沙桐有点措手不及,“以前我总觉得父亲是一个很神圣的角色,得做好充分的准备才能担当,因为一个人走进你的生活,你就要考虑怎么去接纳他(她),要有一定的心理建设才行。再后来,在我和太太刚准备要孩子时,她突然就来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果实,沙桐是既兴奋又有些忐忑。可当一件事不可避免地要发生时,要学会享受它;当一件事已经发生后,就要想方设法让它向好的方向发展。有了这样的想法,沙桐便利用太太十月怀胎的那段时间去调整。不过,当女儿被抱到面前那一刻时,沙桐释怀了,此前的任何问题都迎刃而解,女儿给他带来的快乐大大冲淡了那些顾虑。
此后,沙桐发现自己变了,不仅自己的跑步宣言是“为秋秋而奔跑”,而且脾气也变好了,不那么急了,“以前,我是什么事想起来就要马上行动,刻不容缓,不仅这么要求自己,也同样要求同事。但现在我不会,学会了慢生活。以往我所鄙视的一句话现在偶尔也会出现在我的语言中,可能以后出现的频率会越来越高,那便是‘慢慢来,别着急’。”沙桐笑着说道。
现在,小秋秋过了一岁半,走路已不成问题,还学会了叫“爸爸、妈妈、阿姨、拿、要……”,谈及自己的女儿,沙桐说,乖的让他心疼。比如,秋秋好奇地走到厨房、卫生间门口想看看大人在里面做什么时,沙桐就边摇手边对女儿说,“这里不能进呦,等你长大了再进。”秋秋就真的站在门口,不越雷池一步;不让她拿某件物品时,秋秋也会听话地把手缩回去。
可即便是面对如此乖巧的女儿,沙桐也没有丝毫的溺爱之心。随后,他给记者讲起了十多年前他见到的一幕。1990年,北京刚开了一家必胜客披萨饼店,一天,当时还住单身宿舍的沙桐邀几名同事去那里用晚餐。他们的餐桌旁边有一对母子,由于当时吃一顿必胜客并不算便宜,所以母亲只点了一杯可乐、一张小披萨饼。只见儿子在那里一个人自顾自地闷头吃,母亲坐在对面看着儿子狼吞虎咽。这个场景对沙桐触动很大,当时他就对同事表示,这种事情永远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我会给女儿更多的关爱,也会为她改变我的一些生活,但她并不是我生活的全部,我们都是相对独立的个体。我会让孩子从小懂得尊重,尊重父母,尊重身边的人,我觉得这个更重要。”R11

更多
收缩
  • 电话咨询

  • 85325532